川穹

嘿,来耍啊

【邱蔡】无巧不成江湖

拔刀相助或是渔樵耕读,江湖不还是那个江湖么,几十年前先辈们开山立派,几十年后后辈们的叱咤风云,江湖啊,一点儿也没变过。

邱居新很少想的那么复杂,他认真习武,认真御剑,认真去华山要债,很大程度上来说,他的乖巧是蔡居诚比不了的。

虽说他做起事情来总是面无表情,武当弟子多少有些怵他,但邱居新天生说话像只没长大的奶狗,金口吐不了几个字,胆子大的师弟师妹们总时不时的来问问这问问那,哪怕他只回了个“恩”,也引的来人只想仰面嗷嗷叫,但师兄还是师兄,面子还是要给,哪个不都是乖乖低着头抱拳道谢,出了门撒腿就和小姐妹八卦恩恩道长刚刚又说了几个字。

邱居新在点香阁的屋顶上打坐,楼下的靡靡之音透过瓦片传上云霄,...

#刺客列传##蹇齐#26集片段

慕容离问出那句话的时候,齐之侃忽然不知如何作答。

为何拒绝仲堃仪的游说,又拒绝了遖宿国的兵权?

对面慕容离的红衣像落幕的云霞,他说,那蹇宾,也并非对你绝对信任。

是了,君王身畔,哪儿会有绝对的信任,他与天玑国的君上,隔着算计,隔着权谋,隔着天官署的虎视眈眈,隔着家国天下与黎民百姓,肩上如山的重责,一双手拉开满弓,守住了身后的万里江山。蹇宾的绝对信任,给了齐之侃,却给不了上将军,他一直都明白的。

先父所受的恩惠,若是以前他必然是要问个明白的,可是他将交付生命之人是蹇宾,那必然是不同的,他不需要那些理由,因而在父亲亡故前,他跪在堂下起誓,愿意此生,以命相报。他年若有人问起,是不是也圆的了这个谎,起码在外人...

看了更新觉得打脸啪啪啪

没错我是说蹇齐这对儿……容我想想,容我想想……

#刺客列传# #蹇齐# 吃我白衣组安利吗

那是天玑国破的最后一夜,朝中早有大臣上表,力谏不如与遖宿议和,以附属国的身份归降,他日再谋求出路。

蹇宾怎么肯,他在朝堂之上当众摔了奏折,将上表谏言的大臣问罪,朝中一片人心惶惶,早有人收拾家当带着一家老小投奔他国。遖宿的大军每日越境二十里,兵临城下,蹇宾无人可用,遖宿几乎没有折损便跨入王城属地,他仿佛听到了嘹亮的号角声。禁卫军早已不受控制,更有甚者,听见了遖宿人的军队,擅自打开了城门当做自己归降的献礼。

他在御道台阶上坐了整晚,看着正对面的宫门口,几时能燃起火光,几时能听见肃杀之声,他以为自己会恼怒,会愤懑,会不甘心天玑亡在自己手中,可是此时此刻他只觉得宁静,似乎这宫里,从未如此安静过。

【霍玲单向】溯洄

同人菜市场接单,给美美的@肆倦 写的霍玲单箭头张起灵,跟肆倦聊过之后定下的是霍玲疗养院回忆杀,偏意识流向,于是,祝各位七夕快乐23333

-*-*-*-

她已经快要记不起青海的冬天是什么样子了,冷风过境,拂过林中的树梢,天空卷着乌云滚过,她将手挤出被木条封住的窗户,掌心里落下一片雪花,又瞬间消失不见。

她遗忘了许多事,记忆被切割成无数碎片,日复一日的从她脑中溜走,她知道,自己的时间在减少,连同清醒的时间一起。她总是会突然睡去,又在某个时间醒来,没有人告诉她缺失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,只有窗户上的木条钉的越来越多,她是个聪明的女人,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狭小的房间便是她的全部,外头的光亮隐...

哈哈哈哈哈这个文案我给满分

GACHA二次元社区:

【GACHA推文系列】

【靖苏】【琅琊榜】【HE】


大军凯旋之后,宗主又在梁帝身边尽心辅(tong)佐(ju)了三十年,每日在皇宫过着秀秀恩爱赏赏花,批批奏折喝喝茶的小日子~

风从西楼吹过,月光落满湘江。

这世间万物竟是不及一句:“你回来了”。


《风起西楼》 by  @璇宝

 全文链接→  


【瓶邪】西泠31号 3.0

上一章


齐先生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,胖子和吴邪两人抱紧胳膊就等他出洋相。只见这位齐先生从脖子上摘下那个棕色的小盒子打开,开始在茶园四周来回走动起来。

吴邪瞄了一眼,认出那是一只罗盘。说起罗盘,吴邪小时候便见过,他爷爷吴老狗对风水颇有兴趣,闲暇之时常搜寻古书研习,久而久之也自成一派,可惜这门手艺在爷爷过世后,吴邪便再也没有见到过。

这便让他不禁怀疑齐先生的身份。

手艺人都会有自己的一些习惯,比如吴老狗当年看罗盘掐时辰,脚下的步数是每三步一循环,这虽不是他独创,但是三步循环的法子考验心算,一般堪舆师是不会用的,过于复杂的心算容易出错,因此都是师徒间才能传授的。但是这个齐先生,每走三步...

【瓶邪】西泠31号 2.0

上一章


没人知道这穷要饭的是打哪儿来的,什么时候来的,仿佛一夜之间便与市井邻里混了个脸熟,不是去西家讨口水就是到东家要碗吃的。一身褴褛像从泥里滚出来的一个人,浑身上下最值钱的就是他那副黑色眼镜了,黑天下雨也从不拿下来。

别人拿他取笑,问道:”我拿三斤猪肉换你这副眼镜怎么样?“他摇摇头轻佻地笑道;”瞎子我可指着这副眼镜吃饭呢。“

”你不就是个讨饭的吗。“

他竖起食指摇了摇,脸上挂着笑:”天机不可泄露。“

众人只当是个笑话,然而就在不久之后的一个清晨,城西茶园里地黑烟还未完全消散,他拿着自己讨饭用的碗敲响了吴家的大门,他只说了五个字便被当做上宾迎了进去。

——甲戌年,吴邪。

王胖...

【瓶邪】西泠31号 1.0

民国二十三年春,杭州城出了件奇事儿。

百年老字号的万兴茶庄,数百亩茶园用竹篱笆各自拦开,东北角用来采摘明前龙井的茶树一夜之间全部烧成了灰烬,而相隔几丈之外的用来采摘雨前龙井的茶树,却没受任何影响。负责看守茶园的伙计说,夜里什么声响都没听到,火光也没看见半分,第二日照常起来巡视,就看见被烧成灰烬的茶园还冒着黑烟。

坊间流传,万兴茶庄是撞着鬼了。

这话说的不是没有原由。万兴茶庄的东家,也就是杭州吴家,前几日家里死了个丫头。

那丫头名叫六儿,是个孤儿,今年刚满15岁,长的水灵灵的漂亮的紧,油头粉面,辫着长长的大辫子,原本是负责厨房打下手的,后来因为人手不足,偶尔也跟着家里的伙计出来采买蔬菜鱼...

懒癌犯了这么久,准备写点东西了,没梗……

许魏洲重度成瘾患者
憋不住了,想写洲瑜
其实不算cp向,大概就是戏拍完了发现走心了

想想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追过明星什么的,似乎现在流行微博翻牌?我看贴吧很多粉丝会晒被翻过几次之类。

确实是因为剧才知道的许魏洲,被圈粉是因为看花絮,他穿着牛仔卦,鸭舌帽反戴,抽着烟,一脸狂炫高冷……然后手里不停的织着大红色的围巾……说我有强迫症,不织完不舒服。

做饭,唱歌,弹吉他,组乐队,跳拉丁,织围巾……国戏导演系的学生,总之是有能力靠本事吃饭的人。

有什么是洲洲不会做的,除了娶我这件事【笑



【靖苏】猎春 百日靖苏第六十四日

大梁历代皇帝都喜狩猎,成祖靠着骑兵在马背上打了天下,后世子孙不敢懈怠,身居宫城不便出征,便定下每年三月去西郊狩猎的规矩,俗称“春猎”。

今年的春猎是早就定好日子的,尤其是南夏国不久前派使臣来朝见,贡品里竟然有两匹汗血宝马,梅长苏知道后很是心痒,奈何宫里五步一亭十步一楼,跑不开,只好忍耐着到了三月便可以去西郊。

汗血宝马头细颈高,四肢修长,皮薄毛细,步伐轻盈,是马中的极品。春猎当日,梅长苏刚到东直门就看见了骑在马上的萧景琰,他身旁还有另一匹黑马,马鞍缰绳配的齐整。

梅长苏拍了拍马的脖子,只觉手里流水一样,那黑马通体泛起流光的颜色,皮毛之下的肌肉紧实饱满,不由感叹:“真是匹好马。”

“走,

可见,阅读量和喜欢或者推荐是没有任何线性关系的……

我就觉得新版太白了,有点刺眼,其他都还好。

不过推荐怎么被二级分类了……个人来说推荐应该比喜欢级别高啊,毕竟看到喜欢的东西内心都在咆哮,“这个好!首页快吃我安利!!!”酱紫……

【诚我】 见家长(这个诡异的cp,请自由的自我代入)

给@庄一 的生贺,她钦点的第二人称【诚庄】,于是……故事变成了这样,今天我们都是阿诚嫂,啾啾~

-------

你穿着母亲从上海寄过来的手织开衫毛衣,配了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,对着镜子转了个圈。镜子里的你是那么的富有朝气,舍友刚从图书馆回来,进门就拉着你的袖子道:“快下去吧,不知道等了多久呢。”

你拂掉她的手笑道:“不急,是他来早了。”说着撩开了窗帘,春日和煦的阳光照了进来,宿舍楼下的樱花全都开了,被风一扫,纷纷扬扬的吹落起来,绕过他的肩膀和手心。

窗户上映出了你的笑脸,楼下的人斜靠在车门上,看身边来来往往的人群。你看了看时间,拎起包下了楼去。

阿诚见你出来,居然捂胸口行了个鞠躬礼:“小姐打扮好了?可以出...

【靖苏】 腰膝酸软赖水逆 【百日靖苏第四十五日】

略微的……3……p……



不掐架,就酱



————



……辰星逆行,遂共谮震……



钦天监写在奏折里呈到萧景琰案头的天象之变,惶惶等了两三日,批了个“朕知道了”就给退了回来。萧景琰向来不怎么在意天象之说,只是这事在宫里流传了开来,添油加醋以讹传讹之后,竟然人人自危起来,还有传言说下一个朔日过后天地会回复到初开时的混沌状态,于是宫中开始流行起了各种符纸和甘露水,说是可以趋吉避凶。



萧景琰从芷萝宫去武英殿短短一炷香的路程,遇见了好几个洒甘露水洒成落汤鸡的内监。就连梅长苏那里也不例外,蒙挚亲自领着飞流,拿着柳枝里里外外洒了一遍,屋顶房梁也...

【靖苏】风起西楼 下

多么正常的一篇文,怎么提示检测到了和谐词呢?


——


第二日,卢逊接了圣旨即刻赶赴代州,而萧景琰则在偏殿亲自召见了来告御状的老者。那老者原本只是想将事情闹大,回了代州也不会任韩超欺凌,没想到萧景琰会亲自召见他,跪在案下的时候两腿抖成了筛糠。


倒是萧景琰,不仅赐了座,还着人上了好茶,闹的老者好一顿心惊肉跳。


“韩将军的罪责,是朕这几年太过大意了,没有好生提点他,代州知州事也有连坐之罪,朕已将此人重罚。韩将军驻守代州三年,老先生可还记得,三年前的代州,是什么光景?”


老者小心地答道:“三年前的代州,夜秦人骑在马上,走到哪里便抢到哪里,城里守兵不足,知州事对我们不管不顾,...

无题

这是她第三次坐火车。

第一次是结婚的时候,她穿着母亲刚织好的棉鞋和大红的袄子,包袱里装的是刚炕好的烙饼,一路被男人牵着手,笑容像花儿一样。老父亲送她到村门口,叮嘱她好好过日子,不要拌嘴。第二次是儿子考上大学的时候,新生报到她想去送,儿子不愿她辛苦,说我一个人可以,她不放心,连夜腌好了酱菜装在瓷瓶里,儿子临走前看见窗户沿上整齐了摆了一排瓷瓶,眼圈泛红,揽着她的肩膀说走吧,咱也去省城转转。

火车和她印象中的已经完全不同,她不知道卧铺,经别人指点找到的位置是一张床,走道上也没有坐满了人,乘务员都说普通话,她拎着鱼皮袋子,比划着手势用跛脚的家乡话说我在省城下车。她担心坐过了站,一整晚不敢合眼,她将...

【靖苏】 风起西楼 中下……

不负众望,真的没办法上中下写完,加个中下应该可以了吧23333

前文请走:

——!!!圣诞快乐!!!———

韩超戍边的三年里,与夜秦交锋了数百次。夜秦人善游牧,又生性狡猾,不善耕种和纺织,往往以掠夺为目的。萧景琰即位之前,代州,沧州等边境重镇的节度使皆主张求和,只求在自己的任期内没有太大的过错便好,对夜秦的掠夺置若罔闻。

后萧景琰设立“磨勘制”,由各地州府长官按规定考核其功过,分九等写入考状,由吏部复验,任期将满时根据考状拟定官职调动。

不过,梅长苏对韩超并不放心,三年间总时不时过问韩超上奏的文书,也曾向萧景琰提议委派一名特奏名,任代州知州事。

承圣四年秋,宣德门前的登闻鼓院...

【靖苏】风起西楼 中

感觉自己从未如此勤奋过……不要在意上中下……



前文请戳~


*   *   *


庭生在靶场练了一整天的骑射,回到王府已是亥时,刚收拾妥当躺在榻上,就听见屋顶一阵窸窣声。庭生翻身起来细细辨认,确定房上有人,也不敢惊动,悄悄拿起墙上挂着的佩剑。


刚打开房门,就看见清亮的月光下,院中的槐树上站了个人影,竟然是飞流!


庭生欣喜过望,自从半年多前飞流跟随黎纲回了廊州,两人便再没有见过,前几日去重山苑,恍惚听见苏先生说飞流要从廊州回金陵,以为还要等上几日,没想到飞流直接来了王府找他。


“飞流!你什么时候回...

【靖苏】风起西楼 上

大梁国祚320年,曾出过这样一位帝王。

后世评价他,无一不称赞他为一代明君。他在位的32年里,轻赋税,减徭役,刑律公正严明,对待权臣刚柔并济,怀柔安抚,开启了大梁历史上唯一一段全盛时期。

这是正史里对他的评价,然而最让后世津津乐道的,却是野史里记录的有关于他和一位客卿的趣事,只字片语却能引人无限猜测,以至于到最后,这位身份不明真假不辨,来历无从考据的客卿,分走了梁帝的大半风采,成了后世茶馆里最长被人提起的话题。

却说这位客卿,原是江左盟的宗主,因与梁帝,也就是当年的靖王萧景琰有些瓜葛,在当时太子与誉王的党争越演越烈的时候,千里迢迢赶赴金陵,也不知用了什么奇谋,竟凭一己之力将不被人重视的靖...

[朋我]江烁的反射弧可绕赤道三圈

#给君君的婚贺#


———是糖,是糖,是隐晦的糖———


阴河那件事结束之后,我问秦一恒要不要继续炒凶宅。

说实话我是有些犯怵,秦一恒当时找我炒房,本身也是为了调查真龙还阳,现在事情结束了,他要是选择退出也是无可厚非的,只不过我一个人,虽然跟着秦一恒东南西北跑了好几年,连点近朱者赤都没学到。

不过秦一恒的意思是,可以先做着。我想想也是,秦一恒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,讲究起来出手比我还阔绰,真要让他换个营生,保不齐哪天就露宿街头了。

就在我们准备动身去南方看一处宅子的时候,我自己住的宅子反而出事了。

说起来,这宅子也算我经手的一处凶宅,本来是想转手卖出去的,奈何地段实在是好,设计上又是典型的中...

哈哈哈哈,之前那篇百日靖苏第七日《你》,还有后续,城里人太会玩了,哈哈哈哈

【靖苏】 你 【百日靖苏第七日】

——有点肉渣,糖和刀子我分不清——


金陵又入了冬,苏宅的火盆从初秋暖到了冷冬,甚至还催开了院中的一株海棠。

卫峥一案过后,童路失踪,和十三先生的消息传递全由黎纲一人负责,梅长苏旧疾又犯,黎纲一个人实在照顾不来,连飞流都被安排了差事,每日定时陪晏大夫出门抓药。无奈誉王本想借卫峥之事扳回一局,没想到黄雀在后,此事反而让靖王在皇上面前占了上风,连带着除掉了夏江,誉王更是穷途末路。

越是如此,梅长苏越是不敢掉以轻心,拔掉獠牙的誉王只会更危险,因为他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。梁帝最擅长的制衡之数,没了誉王这枚平衡各方的棋子,景琰的路只会更加难走。

每每思虑到此,梅长苏都会感觉不安,他...

也对得起自己的喜欢和坚守,在这条异常孤独的路上。

秦祈冰:

创作在最开始肯定是很辛苦的事情,空无一人踽踽独行。

从真正意义上来说,没有捷径。

无论是哪个领域,谁都是从一无所有的地方成长起来的。你现在看到的大大们,行云流水流利自然的创作背后,多少心酸只有自己知道。

然而这种最让人心疼的东西,却是最微不足道的。


没有人有资格贬低别人,无论你站在什么高度。小透明不用无缘无故说人欺负你,大大也没什么底气去随便指摘别人的缺漏。

每一步都有原因,他人经受的,你必经受。


对自己的作品尊重,不随意贬低自己,不抄袭,严肃考证,文字推敲。

对他人尊重,不阿谀,不谄媚,以心观境,以作品会友承情,平等交流,不要踩高捧低也没必要结党营私。

你永远不会是最好的那个,但你可以做得更好。


有人喜欢是每个创作者最大的追求,文画歌视频诸如此类种种,都会一样。

被喜欢没必要骄纵,刚愎自用是大忌。粉丝永远是你需要保护住的那一群人,而不是你出了事冲在前面给你挡枪的。

确实你们彼此之间没什么义务,但是你得对得起一些人的喜欢和坚守。


关于同人。

你可以注明OOC,你可以不按照原作品来,但是永远记住,你写的是同人,达不到要求哪怕每天靠近一点都行。

不要为自己的OOC沾沾自喜,你想想你为什么喜欢这个作品,你再想想你作品阐述的真的是你喜欢的人吗?

完全不相干的人套用了名字,真的是对原人物的尊重吗?不要用喜欢一直做借口。

有些人明明有写原创的实力,却把自己囿于同人的牢笼之中,两两生厌对彼此都不好对吧。


最后,再次陈述一次。

无论你选择什么领域,创作都是非常非常非常辛苦的一件事情,一夜爆红真的没多大的可能性。

不要把一切想的太轻松,但也不要太沉重。

顺其自然,听从本心,但求问心无愧但求一路无悔。

但是也不要动不动就拿初心说事,爱不以新老资历评优,不谈初心才是真正的不忘初心。


祝各位一切顺利,以上不特指谁,自勉。


哎妈呀这生贺吃的开心!感谢缺爷!么么扎

这都什么鬼:

【勇者大冒险】基情支持勇者大冒险(完结纪念)

官爹真是一把斩人的刀啊,逼疯了策划,逼死了字幕,逼活了剪辑……

【也许是最后一弹了……2016咱们第二季巴黎再约!】

【我并没有爬墙……只是站了多个墙头……】

【给璇爹拜个晚日,璇爹晚日快乐~ @璇宝 (您居然跟冉爹连着过,这叫我如何是好……)】

【封面来自@苍玄 我要证明我的对封面审美至少还是正常的!】

【歌单和点梗平台都在评论区】

【节目单】
【安岩:谁是我的新郎~我是谁的新娘~欸嘿嘿~~~~~】
(荼岩or丰岩……好像最后还是荼岩……)
BGM:谁是我的新郎-衡越
我初投稿儿就是这首歌儿……日月穿梭催人老……这么多年了……怎么还是这个尿性!
若若之选←都是他逼我的!
【中♂国♂攻♂夫】《中国攻♂夫》完结重制版
(群像?……微荼岩……)
BGM:中国功夫-屠洪刚
他们上床内段儿实在是避不开啊我去!
【更♂自♂由♂的♂飞♂翔】《自♂由♂飞♂翔》完结重置版
(荼岩……妥妥的……)
BGM:【狮子/白鼠】自由♂飞翔av2063130
关于拉灯那段儿……我只想说官爹在下好大一盘棋啊……
【更蛇的舞】《蛇舞》完结重置版
(荼贝……)
BGM:蛇舞-周杰伦/梁心颐
我记得有好多人求完整版来着……我就整出来一个……半完版……就是几乎要完了的版本……
我没有爬墙……我只是站了多个墙头儿……
【一大群扑勒蛾子】
(多cp……有荼岩,有荼贝……荼?有黑吃黑组,有丰岩,有龙傲娇和埃及空军日落小队的队长……还是美呆号和G-218……啊……剪到最后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了……)
BGM:两只蝴蝶-庞龙
我也不知道瞎剪了一些什么玩意儿,反正当时策划已经疯了……
【从前从前,有个人爱你很久……】
(荼岩……)
BGM:晴天-周杰伦
官爹喂给我的刀子,我要一把一把的吐出来!
【转场BGM】
魔王愉悦-音源来自叁仟宫丿魔王,制作者我还不知道呢其实……
好日子-宋祖英

好了想打我的,这边儿排队……

[琅琊榜]鸿雁(结局衍生……)

tip:


1.剧里有些细节和小说不一样,我又不是考据党,有些混掉的地方见谅。


2.私设有。


3.无明显cp,反正原著乱组组也蛮好玩


4.不会起名字真是要气哭了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关外落了初冬的第一场雪,梅岭的梅花提早盛开了,这里不比金陵,十里银妆素裹灌满了刺骨的寒风,屋里的火盆添了再添,也止不住这股寒意。


蔺晨一大清早就去了梅长苏的军帐,把脉,熬药,再看着梅长苏喝掉,认真做好这一个时辰的蒙古大夫。然而他的药越熬越苦,从一开始每天服三次变成每个时辰一次,蔺晨似乎在某天福至心灵的参透了晏大夫怕砸了自己招牌的隐忧,恨不得在梅长苏手上绑上金线,日夜不停的悬丝诊...

【瓶邪】烟火 番外

嗯,其实是为了出本写的前传,和之前的正文关联并不是那么大,单独看也ok【其实是我懒直接从不老歌那边复制过来的

———

大二那年除夕夜,张起灵早早地巡视完校园,锁了宿舍楼的大门,窝在宿舍管理员的值班室温书。学校每年寒暑假都要安排学生值守,早中晚例行巡视校园、检查水电气暖、监督一下教学楼改建或道路维修……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小事。暑假里愿意留校的人挺多,报名表写满三页不止,但寒假因为新年的缘故,最迟到年二十八,学校肯定是空的,没人愿意值守。

张起灵是唯一会报名的人。

没什么特别的原因,他没地方可去,同时也需要钱。

闹市里的鞭炮声,寺庙里的祈福钟声,零点的倒计时,中心广场万人聚集喊出来的那声“新年快乐”,整个世界...

【瓶邪】孤山闲事

迟到的七夕贺文。保佑自己能抽到今年的本子= =

BY璇宝
---

黑瞎子说我全身上下唯一适合搏击的地方就是眼睫毛,对此我表示不服。眼睫毛神功修炼了那么久,在宁夏遇到蠪侄的时候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可见无论我往眼睛里射水柱还是撒草木灰,都不如一个膝提有效果。

当然,黑瞎子说他也是无奈之举,如果我能晚托生二十多年再遇见他,他能保证把我训练成闷油瓶第二,对此我毫无兴趣,毕竟我不希望再次见到闷油瓶的时候衣服一扯,做个挑战的手势说,哥们儿陪你练一把。说不定他会一脸黑线的把鞋子脱下来甩我脸上。

不过在这之后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。

南疆的这个镇子是我特意找的,四面环山交通不便,我也是前几年满世界寻找蛇矿的时候偶然找到的...

【瓶邪】星球体



之前微博看到的截图……写了个段子,截图也找不到了=_=

***
七星鲁王宫篇
【盗斗小分队开启尸洞副本】

“报告组长,尸鳖模式触发。”

“有bug没?”

“暂时没有……不!等等,他们开启了备用的积尸地副本!”

“神马!快快快积尸地几乎就是空白的,不管了,石洞场景先布置上去,尸体呢?云顶天宫的尸体堆先来借用一下。再搬俩棺材,气氛先搞一下,九头蛇柏那边的水晶棺也借用一下。”

“哦哦好,棺材搬过来了尸体来不及搬了!”

“没关系,也许他们发现不了呢。”

“然而吴邪已经发现了……”

“尸体呢?!”

“刚拖出来,放哪儿啊。”

“别管了,先贴墙上。”

“这能混过去么……嘿,他们说这东西是傀2333333。“

“进墓了没?”

“嗯……刚进去...

1 2 3 ————
©川穹 | Powered by LOFTER